7月2日下午,我们一行六人踏上了开往贺兰的火车。这个位于西北的宁夏小镇,被称为“塞上江南”,却在近千年前被赋予了咆哮的骄傲。岳飞说,开长途车,闯贺兰山缺口,是勇往直前的决心和信心。虽然我们没有野心,但我们充满了期待和决心。

第一次遇见你

这里的一切都是新鲜的,陌生的街道,陌生的行人,不同口味的食物,不同触动的空气。队伍中的六个人都是第一次来到宁夏,西北的阳光热情地接待了我们,就像这里的人一样好客。

我们刚到的时候,老师,贺兰台的领导用当地特产欢迎我们。经过充分的介绍,我们对台湾的现状和工作方向有了大致的了解,对我们的具体工作也有了大致的了解。

这是一个好的开始。

热闹

电视台不大,但也不小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职责,井井有条。对我们来说,最大的问题其实是跨越理论到实践的距离。从关注周边校园到接触群众,从在学校生活到朝九晚五,面对这种身份的转变是最难的,但——总要呛几口才能学会游泳,原因都是一样的。

我们分成两个组,进入各自的部门。其中三位同学在新媒体运营组,另外三位则去往了新闻中心。新媒体的工作包括活动策划与执行、微信

在新闻中心,人们需要通过实践而不是头脑风暴来体验它。每天,学生们出去采访,整理实际声音,编辑新闻。对于记者来说,生活总是在宏伟的边缘。今天做采访,为党代会拍摄,明天卷起裤脚,了解稻田里的三农问题。播音专业的学生除了日常配音和新闻亮相,还有在这里展示天气预报、给孩子们上播音课的精彩体验。

工作比我们想象的顺利,每天都很充实但不太忙。没过几天,我们已经习惯了这里的生活,有时候我们甚至会突然想到:哦,这里不是北京

思想

从中国传媒大学到宁夏银川市贺兰县,我们在万千可能中选择了这条命运红线,这是对灵魂的祝福。除了完成项目的决心,我们深深地、温柔地感谢老师和他在这片土地上的前辈,感谢电视台和台湾。在这里,我们学到了很多,收获了很多,也尽力回馈这份温暖的礼物。

幸运的是,我们以前来过这里。

文字/宁夏贺兰台实习组

封面图&排版 /严雯瑾

[]

;